亲历悉尼“封城”首日
来源:亲历悉尼“封城”首日发稿时间:2020-03-31 16:29:46


杨功焕曾参与2003年“非典”(SARS)疫情防控工作。2020年1-2月新冠疫情在中国暴发时,她在北京对中国的抗疫和公共卫生政策发表的意见受到广泛关注。

澎湃新闻:您的第二条建议:进行个案流行病学追踪调查,为有效切断传播途径提供依据;现在纽约每天新增数千人,再去追踪是不是太晚了?

社交距离拉不开“停摆令”将整体失效

看点三:车位优先出售给业主,业主不得私拉电线充电

“我立刻就答应了。”经过申请,阿念符合条件,于是转院至火神山,照顾89岁的外婆。

澎湃新闻:最后我想问一下,您觉得美国的疫情会持续多久? 对全世界的疫情发展影响会有多大?

纽约人口密度大,相当比例的人居住在公寓,出行依靠公共交通的比例也非常高。了解关键人群,根据新确诊者过去14天的行动轨迹,发现密切接触者,做到有效隔离。通过信息告知,以及配合告知疾病的风险,提高民众的依从性,以便使阻断传染源、促进有效隔离、加强社交分离的策略达到应有的效果。这都需要进行十分细致的工作。

我觉得这次疫情大概是这1918年大流感以来,人类在健康方面面临的最大一次灾难。

我认为,任何时候去做这个事情都不会太晚,做总比不做好,如果不做听之任之,不把感染者和非感染者分开的话,封城的效果就会大受影响。在纽约,相关的技术和可以招募的志愿者都是不缺的,我第三个建议就更多说了这一点。

澎湃新闻:您的第三条建议:说服民众自觉配合,具体是指哪些方面?